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经年不复(4)

感觉似乎找回来些了

对不起没有发说好的糖

“你跟我回来干嘛。”王声大字型躺在床上,头晕晕乎乎的。“回你自个家去。”

 

“兄弟诶,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上哪知道自个家在哪?”苗阜把王声撂到床上后去了卫生间洗漱,抹了一把脸后抬头,看见洗漱台上两个漱口杯,都是白底黑图案,一个上面画了一只大型犬,一个上面画了一只小肥猫,仔细看猫咪的脸上还被马克笔后画上了六根胡须,嘴角边还被点了痦子。

 

苗阜想起了王声的嘴角似乎就有一个,在干净到显得脱俗的脸上,添了一抹尘气。

 

大致扫了一下洗漱间,一对的杯子一对的牙刷,一对的毛巾一对的刮胡刀,清一色的男式护肤护发品无处不宣告着这个屋子的主人有两个,两个男人。

 

苗阜抿了抿嘴唇,心情有点不爽。

 

回到卧室王声还像之前那样大大咧咧的躺着,“兄弟不打算给我腾个地儿?”

 

王声从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声音,“谁他妈管你睡哪……”这样说着,却是翻了个身侧躺过去,给苗阜留了半张床的地方。

 

苗阜在王声身边坐下,看这个没醉太狠但多少也被酒精麻痹了大脑的人紧皱着眉头,整个身体蜷缩起来窝在一边,犹豫了一下,苗阜还是开了口。“我看卫生间里东西都是两套的,你跟你……额,男朋友一起住?咋没见他人?”

 

王声听到这话眼珠在眼皮底下骨碌了一下,随后用力撑开了眼皮,微微侧身回头看苗阜,一双眼睛被酒精迷蒙酝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分手了。”王声嗓子微微沙哑。

 

“啊?”

 

“分手了。”

 

王声翻回去闭上了眼,苗阜一时语塞,只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却又有难以抑制的激动情绪在翻涌。但最后也只能是沉默着,躺了下去。

 

王声这边蜷缩着身体,酒意在身体里浸散着,半梦半醒间耳边似乎有一把云遮月的嗓子在说话。

 

 

他说,声啊声,你就不能多吃点东西,下巴尖成啥了。

 

他说,声啊声,咱俩照张相,哎凑近点,你娇羞个啥。

 

他说,声啊声,今晚得陪女朋友吃饭,活咱明晚再对。

 

 

还未陷入深度睡眠的苗阜被身边的动静弄醒,半分钟后才意识到王声拱啊拱的拱进了自己的怀里。枕在了左胸膛上,手搭在了他肩上。一切动作都那样自然,仿佛已经发生过千百次。

 

苗阜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轻轻动了下刚刚瞬间僵硬的身体,小腿触碰到王声的脚,是冰凉的。

 

于是胳膊就顺手揽过了王声整个身子在怀里,发现他手也是冰的。

 

因为怕吵醒王声,苗阜并不敢做太大动作,他只是静静的呼吸着,也听王声静静的呼吸。左心房无法抑制狂躁的跳动,一下下的,冲击苗阜每一个细胞。

 

悸动。

 

 

一定是心跳声音太大吵到了王声,他激灵一下,猛地睁开眼,一把推过去险些把苗阜整个人推下床。

 

“王、王声……我……”苗阜支起身子急迫地想和王声说些什么。王声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唰地一下翻身下了床。

 

刚才睁眼的瞬间他看到了苗阜的眼睛,那双乌黑的眼睛和那与他同居了九年的苗阜不同,没有深不见底的漩涡只有一片清明,凡事不写在脸上却全数写在了眼睛里,有迷恋有痴缠,有久违了数年的小心翼翼。

 

 

不爱我就别他妈对我这样。

 

 

从柜子里卷出一条毛毯王声就蹿了出去。“我去睡沙发。”

 

 

会陷进去。

————————TBC————————

评论(24)
热度(38)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存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