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经年不复(1)

  • 一个多月没写东西了,手痒痒

  • 说不清是不是虐,应该不是虐

  • 长短不知道,结局没想好,写着来~


“要不明儿你就搬出去吧。”王声的语气是平静的,听不出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可多年同王声生活的苗阜最清楚,他紧抿的嘴唇意味着他内心并不如表面那样平静,尽管这已经是他掩饰得最完美的一次。

 

可苗阜什么话都没说,他只是沉默了许久,然后点了头。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九年了,棱角和情爱都被磨得差不多的第九年。

 

当吵架都不知道从何吵起最后只能沉默着分别坐在沙发的两侧时,王声的理智告诉他再怎么挣扎都没用了。

 

苗阜无言的开始收拾他自己的东西。

 

当王声说出那句话时,苗阜瞬间竟是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不想伤他,永远不想。如果痛苦的只是自己,那他能受着这份苦,但如果对方也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就只有分开。

 

“咱是这,买卖不在情意在,工作上的事该咋就咋。”苗阜把他自己的一件高级西装收进箱子,一件以前清晨起来会看到王声光着大腿眯着一副睡眼给他熨烫的衬衫也一并收进去。

 

“苗阜,我又不傻。”王声单穿一套睡衣靠在卧房门口,看着苗阜收拾,头一次觉得这屋里的供暖不太好。

 

“对,你是聪明人,一直以来都是。”苗阜只收了很少的东西,大部分东西以他现在的身价来说都是可随时更替的,而那些不可更替的,带走也毫无意义,当年是他自己死乞白赖硬住进来的,如今要走,还是潇洒点为好。更何况,他根本分不清哪些是谁的了。

 

苗阜带着他的行李走了,临关门前他还深深的看了王声一眼。随后咔哒一声,世界似乎都静了下来。

 

王声在一个人的房子里转转悠悠,并不知道能干什么,手指拂过厨房的灶台,抚过餐桌,掠过沙发背,有不再调的小调从唇缝溜出来。

 

“一个人儿好,一个人儿好,一个人儿睡觉没人吵……一个人儿好,一个人儿好,一个人赚钱花不了……一个人……”

 

小调骤然停了,因为门又咔哒一声开了,露出苗阜半颗脑袋。

 

“车钥匙忘拿了……”苗阜蹬掉鞋,穿着黑色的袜子一路快步走进卧房,在床头柜里翻出了钥匙,犹豫了一下,又把手中的门钥匙放在了床头柜上,“还有这个,给你放这了记得收哈。”

 

王声靠在门框上,轻咬着下嘴唇还在捉摸刚才那两句唱让人听着没,苗阜就侧身从他身边溜过去了。

 

“天太晚了,进来睡吧。”王声轻声地说,苗阜怔了一下,回头看王声低着眉。

 

“其他的,明早起来再说。”转身走进卧房,王声赤裸的脚踩在有地暖的地板上,细白的脚踝同少年时一样诱人。


————————TBC————————

评论(22)
热度(49)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存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