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烟火(韩叶)(已完结)

  • 几个月前写给朋友的文,迟来的发一下 @译 

  • 军官设定

  • OOC有



1.

这场战争已经打了两个月,空气中都裹着刺鼻的化学品气味。

 

韩文清拎着枪四处巡视,以便把那些还没被死神接走的人扔进惨白色的医疗棚。遍地的尸体让韩文清的眉头越皱越紧,他不是刚见血的新兵,残酷的世界他见过太多,能让他如此烦躁不安的,无非是跟一个挂在对面部队的名字有关。

 

叶修。

 

这个跟他纠缠了十年仍摆脱不掉的名字,每每都会勾起他复杂的情感。

 

韩文清一个俯身间猛然察觉到不对,身体下意识给予了反应,一颗子弹呼啸着擦过脸颊。抹掉从皮肤里渗出的血珠,韩文清一双凌厉的眼狠狠盯向子弹飞来的方向。

 

叶修坐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悠闲的擦着枪,好像刚刚躲在石头后掐准时机给韩文清一枪的人不是他似的。他坐在那里消磨时间一般,在接收到韩文清不友好的信号后懒懒挥了下手,“早啊,老韩。”

 

早你妹。

 

“看你脸色不怎么好啊老韩,怎么,没吃早饭?”韩文清相信这辈子他也不遇到能比叶修笑得更欠揍的人了。

 

抬抢,瞄准,猛然一颗子弹毫不留情地飞向叶修。叶修腰身以抬,脚上用力,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划出优美的曲线,子弹打进那空洞的空气中,好似在嘲笑韩文清一般。

 

“枪法够准,可这意识不够啊老韩。我能就坐那等你打么?智商呢?”叶修落地后换了一边继续坐着,嘴角的弧度还是那样扯着。

 

“滚回你的军营去。”

 

叶修不理会,慢条斯理的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唇齿间,也不说话,就那样任由眉眼浸在朦胧的烟雾中。

 

韩文清收起了枪。眼前这景象,尸体、废墟、两个敌对的活人,似乎没有比凄凉寂寥更合适的形容词。

 

那人靠着什么东西吸烟的剪影,十年来似乎从没改变。

 

 

2.

他们本来可以并肩来着。

 

早在刚入营当兵的时候,韩文清就往那欠揍的脸上挥过拳头,吵架的原因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从那以后相处模式就未曾改变。

 

而那莫名其妙的架也打来了军官,八百个俯卧撑,对于刚入营的新兵蛋子来说还是吃力的。俩人并排趴在尘土飞扬的练兵场上,绷着肌肉,流着汗。

 

第八百个俯卧撑做完时,韩文清的手臂都在颤抖,他扭头去看叶修,叶修也正巧在看他。汗水从他的额上渗出,一点点凝聚成豆大的水珠,从他不算刚毅的脸颊上滚下来,狠狠砸入黄土。他挑着眉毛,嘴角带着说不出什么意味的笑。

 

韩文清的火蹭的又上来了,准备起来的身子又压了下去。不就是俯卧撑么,谁怕谁。

 

然后他看到叶修笑得更欢了。

 

做到第一千个的时候,扑通一声,叶修趴到了地上。伏在土地上的脸汗津津,眼睛里却有光在闪。

 

“较劲很好玩是吧?那就再加个五十公里怎么样?后到的那个不许吃饭。”对于一个趴在地上一个还继续坚持做俯卧撑的新兵,长官如此说道。

 

“是我赢了,叶修。”起跑前韩文清说。

 

“体能是我弱项好么?你拿强项跟我弱项比,老韩,脸呢?”然后在韩文清回应之前,那人一溜烟跑了出去。

 

韩文清开始无法理解叶修这个人了。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和叶修较劲便是日常,从体能到枪法,从理论到战术,那些相互挑衅较劲的事情太多太类似,以至于韩文清都懒得去回想。

 

可有件事他是忘不了的。

 

一个睡不着的夜晚,韩文清发现了缩在角落里偷偷抽烟的叶修。韩文清一言不发的凑过去,吓了叶修一个激灵。

 

“卧槽!原来是老韩你啊,别吓我啊……我还以为是班长呢……”他絮叨着,递过来一根烟,那是入营以来叶修对韩文清第一次做出类似示好的举动。然后韩文清便觉得,不接过来不行。

 

结果就演变成了俩个人缩在角落里偷偷摸摸的抽烟。

 

夜色,静谧,俩人,有烟。

 

似乎是和很适合谈心的环境。

 

“你个惹人讨厌的家伙,总是挑衅我。”韩文清咬牙切齿。

 

“呵呵。”

 

“因为我是队里唯一一个能跟你抗衡的人。”韩文清说了一个陈述句。

 

叶修瞪着眼睛看了韩文清有一会,才缓缓开口,“脸呢?老韩?”

 

韩文清噗嗤一声笑了。心情突然格外的好,也就有了心思欣赏一下叶修。

 

他此刻只穿了一件迷彩背心,露着一身似乎怎样也晒不黑的惨白色小肌肉,肥大的军裤松松垮垮的挂在腰上,看那姿势就知道叶修是个抽烟的老手,烟雾笼罩中的他有种和平时不太相同的气质。

 

“叶修。”韩文清叫了一声,

 

“老韩。”叶修回应,然后他就凑了过去,韩文清一口烟被他堵在了唇舌里。

 

反应过来的韩文清把烟按灭在墙上,拽着那人的皮带将他整个身子揽过来,将口中的烟雾全数还给他。

 

看吧,你总是招惹我。

 

 

 

3.

 

后来分兵了,作为最优秀的两名战士,韩文清和叶修并没有分到一起。

 

可这有什么关系呢,老韩当时想,部队竞争也好,合作演习也好,反正不论是打架还是做爱,一样都不会少。分别的伤感,他丝毫没有体会。

 

叶修的嘴角却没有往常的笑容。他明明穿着那么漂亮的军装,站的笔直像雕塑一样完美。整队,转身,迈步走向与他相反的方向。

 

一瞬间韩文清有种难以再见到他的预感。心脏顿时抽搐得疼痛。

 

“老韩。”已经走远的叶修突然转身,韩文清站在原地没动,叶修却直直走过来,两人那距离贴的不能再近,叶修的面容都有些模糊。

 

剧痛突然从脸颊上扩散开来,叶修竟是硬生生朝他脸上来了一拳。

 

“这是还你最开始的那拳。”叶修打完抽身要走,手腕却被韩文清死死抓住了,转身肚子便挨了一拳。叶修反扣韩文清的手,蜷起膝盖朝对方肚子袭去,被他单手挡下,又抬起右腿狠命朝脑袋扫去。

 

越打越没有章法,到最后俩人干脆是滚做了一团。

 

当韩文清看着那头发蓬乱,嘴角乌青, 眼神还疯子一般紧紧锁在他身上的叶修被一群人从他身上拉起时,韩文清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一块。

 

许久后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发现裤兜鼓鼓的,一掏,掏出一包未吸完的烟。

 

那时韩文清就知道,自己栽了。

 

 

 

4.

 

政局变乱让本是战友的人变成了敌人,这种事无论听起来多么不可思议,它确实是发生了。

 

敌方那个让人咬牙切齿的领头是自家长官的情人,不管这事多么操蛋,它确实是真的。

 

“老韩……打不过我也不用这么报复吧……”被韩文清压在大石头上拉着双腿操弄的叶修可不像他嘴上说的那么从容。

 

“打完了不回去,还专门到这来埋伏我,不就是找干来了吗?”韩文清身下发力,一下下顶进叶修体内深处。

 

叶修嗯嗯啊啊的哼唧着,“那你用力点干。”

 

妈的。

 

十年了,韩文清真的厌恶死挑衅自己的叶修了。

 

可十年了,韩文清更加憎恨禁不住他挑衅的自己。

 

明明是个心脏嘴贱的家伙,却又出奇的格外有魅力。

 

叶修抬手,稀里哗啦的解挂在身上的枪支弹药,再一把扯开上衣,露出肌肉饱满却依然惨白的身子,双脚挣开韩文清的手主动盘上对方的腰。

 

叶修借力一个抬身,整个人扒在了韩文清身上。

 

“来呀,老韩……”叶修勾着眼角,慢条斯理地解韩文清上衣扣子。

 

韩文清喘着粗气,一只大手死扣住了叶修的下巴,抬起他的脸压下来一个霸道至极的吻。

 

手从他背后绕过,扯下挂在他身上的衣服,韩文清顺着叶修颈部堪称优美的曲线吻下,啃上肩膀头。

 

大概是身下的动作触到了他的敏感点,叶修扬起脖子,修长的漂亮手指抚上韩文清细碎的短发,口里哼着毫不掩饰的调子。

 

从新兵营的墙角到黄沙飞扬的战场,时间改变了我的外貌打磨了我的棱角,可任他世事如何沧海桑田,我怀中的人依然是你。

 

战场,尸体,硝烟,性爱。

 

你我的感情难道不是异常适合这番景象吗?

 

 

 

 

“有烟没?来一根。”胡乱穿好衣服的叶修仰着脖子不要脸的要抽一根事后烟。

 

“没有。”韩文清武装好了一身装备,整了整衣领,一副人面禽兽的样子。

 

“骗人。”叶修蹭地凑过去,朝韩文清屁股摸去,携了一把油的同时也从他兜里掏出了半盒烟。

 

“拿回来!”

 

“不就是根烟么,改天哥再还你半盒。”烟看起来是存放了很久,已经受了潮,叶修点了几下,没着,索性就那么叼着了。

 

韩文清站在原地,看叶修叼着一根点不着的烟晃晃悠悠走远,有句很想说的话就那么说出了口。

 

“战友也好,敌人也好,跟你站在一起的人都是我。”

 

叶修停下了脚步,那背影在黄昏的光芒下影影绰绰。

 

他回头,露出半张不算刚毅的侧脸,漂亮得过分的手指尖接下唇间的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晕在嘴角。

 

“脸呢?老韩?”

 

夕阳下的他夹烟转头微笑,美得惊人。


评论
热度(30)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